【回顾】切尔西vs利兹联多少恩怨情仇

相隔200英里,切尔西和利兹在六十年代中期结下了仇恨。当时南北差距,在报纸评论、纪录片和社会电影中生动地表现出来,似乎是一条鸿沟。

很多都是刻板印象,但事实上利兹队主要由北方人组成,而切尔西队的大部分队员都是南方人。更重要的是,白衣利兹通过一起玩bingo来放松,而蓝军则是西区夜店的花花公子。这种对比也是足球版面的最佳素材。

在他们的敌意达到顶峰时,《泰晤士报》的杰弗里-格林写道:“当利兹队赢球时,这只是统计数字的问题,当他们被击败时,这就是新闻,而当切尔西对他们下手时,对所有生活在光明殿堂内的人来说都是好消息。”

这是一种因熟悉而滋生的轻视,凶猛成为双方交锋的本质。他们能够创造出美丽的瞬间,也会留下伤疤。进球的机会很少,而且往往是失误的产物。所有这些针锋相对的恶意在1970年的足总杯决赛中达到了顶峰,尽管后来分道扬镳,但这种恶意仍然持续了多年。

在利兹遭遇降级的16年里,双方只有一次交锋。然而一方的缺席并没有让仇恨随风消逝。这场历史性的竞争仍然以残存的形式存在,在斯坦福桥和埃兰路球场,经常会唱出侮辱对方的老歌。如果你想知道原因,请继续阅读。

故事真正开始于两个级别联赛中对相同荣誉的追求。1963年底,Tommy Docherty的切尔西队和Don Revie执教的利兹队作为第二级别联赛的升班马相遇。蓝军排名第二,白军排名第四,他们需要胜利。比赛最后以平局收场,这意味着伦敦人最终回到了顶级联赛,而利兹的升级被推迟了(事实证明,只推迟了一年)。

两支球队都是伟大的球队。现在,他们在同一级别重聚,重新开始了对同一荣誉的追逐,并且将持续半年之久,这是一种考验。

1965年冬天,作为顶级联赛的两支球队相遇。寒冷的天气促使两队球员都换上了有钉子的皮制鞋,许多人带着被撕破的袜子上的血迹蹒跚着离开了这场粗暴的平局。

1964/65年的最终积分榜会显示,这对斗志昂扬的组合是联赛中最优秀的球队,仅次于冠军曼联。然而约翰-霍林斯还记得,当他走下埃兰路球场时,他认为利兹队是多么的 肮脏。

最好的球队最终总是会在淘汰赛中相遇而更经常地相互较量。而没有人喜欢那些屡屡终结自己愿望的人。

五年来双方六次杯赛交锋。第一次是在足总杯第四轮,在斯坦福桥六万人的阴影下进行的。博比-坦布林的一粒进球奠定了胜局,但最终以1-1结束。

接下来的一个赛季,足总杯半决赛两队在维拉公园球场相遇。蓝军又以1-0获胜,尽管其中的争议也给这场比赛增添了不少乐趣。彼得-洛里默最后的一脚任意球似乎挽救了利兹的温布利之战,直到裁判肯-伯恩斯判定进球无效。

在短短17天的时间里发生了三场激烈交锋。戴夫-塞克斯顿已经接替了多切蒂的位置,作为一个勤奋的战术家,这个拳击手的儿子知道钢铁防守的重要性。

在新援约翰-邓普西和大卫-韦伯的带领下,蓝军在前一个赛季从利兹队身上拿到了4分。两支球队之间的比赛的特点是脾气暴躁,哨声不断。洛里默后来说,切尔西“把所有的东西都踢到草地上”。

而如果足总杯的冲突还不够的话,联赛杯也来了。第一场的平局比赛被形容为“蛮力的冲突”,双方都有伤在身。切尔西在斯坦福桥的复赛中最终获胜。《镜报》的肯-琼斯认为,对足球来说,更令人振奋的是,这场比赛没有表现出两队本赛季前几次交锋中的恶意。

唐-里维曾公开宣称,足总杯是联赛冠军的头等大事,“为了抹去四年前我们在决赛中失败的尴尬记忆”。利兹老板在赛季开始前也说过,来自南方的球队太软弱了,无法成功。当约克郡人在本赛季联赛临近结束时在斯坦福桥5-2获胜时,他看起来胸有成竹。

不过通常情况下,切尔西的强硬战术和围住裁判的习惯迫使裁判做出对他们有利的决定。“他们没有恐吓我们,”彼得-奥斯古德很喜欢说。这就是他们讨厌我们的原因。他在他的自传中说:“在这个星球上,没有其他俱乐部能让我们如此享受被击败的感觉。”

两家俱乐部将在备受期待的1970年足总杯决赛中再次碰撞,创造了英国电视观众的纪录,他们渴望看到仇恨和文化冲突如何表现出来。

温布利球场的决赛和老特拉福德球场的重赛,其残酷性堪称传奇。裁判们对休-詹宁斯的宽大处理进行了质疑,疑惑为什么他没有出示少量红牌。

休-麦克伊尔范尼(Hugh McIlvanney)有句名言:“似乎只有在出示死亡证明的情况下,詹宁斯先生才会给一个任意球。”在国家体育场,一场错误百出的2-2之后,在老特拉福德上演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戏剧性夜晚。

利兹队取得了领先,但当查理-库克将奥斯古德的头球送入球门,约克郡的勇气似乎就崩溃了。戴夫-韦伯的头球为切尔西赢得了第一座足总杯,也将一把匕首刺向里维和他们的心脏。在英国有2849万观众,在全世界也有无数人观看,这是两个俱乐部都无法忘记的夜晚,把仇恨刻在了足球家族的银幕上。

时光荏苒,1970年的记忆依然挥之不去。但是,14年前那场史诗般对决的巨人,如今已经在第二级别联赛中。切尔西5-0大胜约克郡人,简直是为球队升级的狂欢。保罗-卡诺维尔从小是利兹联球迷,却为切尔西进了第五个球,并引起了球场的入侵。利兹队唯一的贡献来自于他们令人尴尬的球迷,他们破坏了新电子记分牌。

“当两军开战时,你能得到的只有一分。”1997年12月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前蓝军球员乔治-格雷厄姆看到他的两名利兹球员被罚下,然后以0-0战平。

当周中在埃兰路球场的比赛到来时,蓝军已经在为欧洲冠军杯决赛的前景所困扰。吉米-弗洛伊德-哈塞尔巴因克状态毒辣,主队不久就以3-1领先。尽管输掉了这场比赛,但吉安卢卡-维亚利的蓝军还是取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比白衣军团高出一筹,并在欧洲冠军杯决赛中击败了斯图加特。

哈塞尔巴因克出现在蓝军队伍中,为这对死敌的传承又增添了一份怨气,利兹的球迷热衷于指责他们昔日的宠儿为了个人利益而离队。这名前锋其实是在那场赛后几个月通过马竞来到这里的–还没有球员直接从埃兰路转会到斯坦福桥。

这实际上是一场欧冠联赛的附加赛,第四名的利兹需要削去吉安卢卡-维亚利的球队所拥有的5分优势。古斯塔沃-波耶特打进了唯一的进球,蓝军获得第三名。

切尔西的球迷被老冤家4-1击败博尔顿的比赛夺去了“击倒利兹”的病态乐趣,这是一场奇怪的没有激情的比赛。格伦夏尔接到格雷约翰森的传球后头球破门,成为赢家。

这个结果将使这成为俱乐部关系中的一个重要时刻。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作为切尔西老板的第一个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是克劳迪奥-拉涅利作为教练的最后一场比赛,约克郡的骄傲告别了大时代,他们背负起了超过1.03亿英镑债务。“如果不是因为俄罗斯人,你们就将与我们一样”,他们不顾一切的支持者在斯坦福桥高呼。

从1997年开始,利兹就把数千万的资金赌在了“圆梦”上。现在,这一切都让位于“保住利兹”:降级后在联赛中急剧下滑的缩写。

就像火苗一样,在英冠和英甲之间摇摆不定的利兹,在八年前的联赛杯后期阶段突然出现。

全盛时期之后,蓝军的前主席肯-贝茨接管了埃兰路球场。老歌还在唱,气氛依旧热烈,但仇恨已经消失了。上半场1比0领先,中场休息后,白衣军团被五球轰沉。这感觉就像回到了一个已经过去的时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